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79111九龙堂千金点特 >

79111九龙堂千金点特

传递文明的驿马——读《历史上的译者

发布时间:2019-10-04 浏览次数:

  《历史上的译者》一书是国际翻译史研究界50位专家跨越半个世纪集体努力的结晶,这本书首次将译者置于翻译史研究的中心地位,开辟了翻译史研究的新视野。

  14世纪至16世纪的欧洲思想文化运动,掀起了知识分子和上层贵族追寻智慧和美德的浪潮,翻译作品纷纷出版,古代先贤和他国的知识不再为学者垄断。通过译作,大量学术借词、新词被引入英国,为英文语言增加了近一万个词汇。1439年德国发明家约翰·古腾堡制作了木制凸版印刷机,大大降低了知识传播的成本。然而由于印刷机刚刚发明,出版业尚不发达,文艺复兴时期的大多数译者不得不身兼作家、编辑、出版商和书贩子。意想不到的是,译者的多重身份促使涉及诗学、修辞学、语法、拼写和发音等语言方方面面的作品大量激增,还编纂了第一批翻译词典。由羊皮纸、印刷机到广播电台、互联网……新的传播媒介出现,王以太获华歌榜年度典礼两大奖 “双料,往往会为译者增添新的翅膀,译作穿越时空,流传到世界各地。如加拿大学者麦克卢汉所言,媒介即人的延伸,“任何媒介都不外乎是人的感觉和感官的扩展或延伸:文字和印刷媒介是人的视觉能力的延伸,广播是人的听觉能力的延伸,电视则是人的视觉、听觉和触觉能力的综合延伸”。译者的勤劳与创造力,又为媒介注入了具有诱惑力的内容,越来越多具备专业翻译素质的译者出现,凭借着不断更新的传播媒介的力量,共同推动着人类文明的发展。德国哲学家伽达默尔认为,翻译即是解释。译者翻译他者著作之时,也是解释著作的开始,对于古代先贤经典作品的翻译,成为了西方诠释学产生的背景之一。

  与此同时,世界迈入了地理大发现时代,欧洲的船队出现在世界各处的海洋上。译者们追随着麦哲伦、达·伽马以及佩德罗·卡布拉尔,出现在美洲、非洲、东南亚,译者以外交官、探险家的身份与殖民者角色深深捆绑在了一起。当时,最受殖民者欢迎的获取本地译者(主要为口译员)的方式便是掳走当地人,然后教给他们殖民者一方的语言。大多数俘虏会选择跳船逃跑,哥伦布便在掳人时把俘虏的妻子一同带上圣玛利亚号,用来防止男人们逃跑。除了从零开始培养殖民地译者,殖民者还会从建立的居住点中挑选已经掌握主人语言的仆人或奴隶来从事翻译工作。这些被迫离乡的俘虏译者,作为工具帮助探险家、殖民者与原住民交流、刺探情报,帮助欧洲远征军筹措粮草。作为奴隶的俘虏译者,一旦被自己部族同胞抓获,就会被视作叛徒杀掉。殖民开拓时代的译者是悲惨的,无论是作为远道而来的殖民译者,还是作为背叛同族的俘虏译者,多元交流意味着驱赶和毁灭。

  殖民者将黄金和货物运回母国,积累出一个个版图变幻的现代帝国,帝国争霸、枪林弹雨之后的和谈又将译者们推向了权力巅峰。《纽约先驱报》战地记者史蒂芬·邦斯尔由于工作缘故精通多国语言,他在爱德华·豪斯上校举荐下担任巴黎和会中美国总统威尔逊的翻译官,当时的威尔逊总统被视为救世主,他的译者便成为了权力的代言人。拥有同样经历的,还有曾做过卡车司机的沃尔特斯将军。由于精通多国语言,沃尔特斯参军后被派到法属摩洛哥,参与战俘审讯工作。最终,沃尔特斯脱颖而出成为了一名出色的口译员,先后服务过丘吉尔、戴高乐、卡斯特罗、庇护十二世等领袖人物。游走于各种国际会谈的沃尔特斯,知命之年出任美国中央情报局副局长、美国驻联合国大使,于2002年逝世,成为了译者从政的代表人物。

  译者的地位建立在掌握多门语言的能力是一种稀缺资源的基础之上,当译者培养产业化,翻译人员日渐成为各种世界大会标配时,译者的身份便与茶杯、麦克风并列。1954年,美国乔治城大学与国际商业机器公司(IBM)利用IBM701型商用科学计算机首次合作完成了英俄双语机器翻译试验,拉开了开发机器翻译的序幕。亚冠半决赛恒大客场迎战大阪在什么时候随着网络信息时代的到来,人类所产生的语言文字数据量激增,统计方法因此得到充分应用。谷歌、微软、百度等科技公司纷纷成立机器翻译研究组,研发了基于互联网大数据的机器翻译系统,使机器翻译由实验室走向市场。自2013年以来,随着深度学习在图像、语音等方面的突破性进展,基于人工神经网络的机器翻译也在逐渐兴起,翻译变得越来越快捷、精确。随着芯片技术和软件系统的双重进步,算法处理能力倍增,帮助翻译机完成了从最初词典式的单词翻译到整句完整转换的飞跃。2019年上市的翻译机,已经实现了涵盖11种行业术语翻译、58种外语与中文互译的强大功能。AI翻译成为各大语音识别技术公司研发的重点,脱离人工而走向智能的未来翻译场景,语音识别+谷歌翻译+机器朗读的科技融合冲击着传统译者的存在基础。

  2018年世界翻译日的主题是“翻译:在时代变革中弘扬文化遗产”,愿我们在翻译业日益科技化的今天,时刻铭记译者们曾经的世界。